楊雅喆執導惠英紅吳可熙文淇主演的劇情片。沒有男人的棠家在彌陀鄉呼風喚雨,棠夫人扮演穿梭政商名流的白手套,大女兒棠寧繼承了母親的交際手腕,也毫不掩飾自己的放浪形骸,小女兒棠真文靜內斂,年紀雖輕卻深諳待客之道。與棠家熟識的議員一家慘遭滅門,牽扯出土地開發的官商勾結,乃至棠家三個女人的情與慾、不可知的未來。

 

血觀音004.jpg

》》預告片

 

 

 

類戲劇

 

電影以媒體捕風捉影成年棠真講電話的嘴形為始,急於交差了事上字幕的媒體人員,比不上講古阿婆如此冷眼旁觀、通透事理。扮演講古的阿婆乃國寶級的說唱藝術家楊秀卿,台語一出口便喚醒人們對類戲劇的記憶,暗示了故事的離奇非一般人所能想像,觀眾們期待繼續看下去,盼望善有善報、惡有惡報的結局。然而電影畢竟不是類戲劇,而是用倒敘法把台灣社會政商勾結的現況,以女人心機為包裝如實呈現;血案看似是插曲,實乃看不見的手在背後翻雲覆雨。

 

沒有一個人能置身事外是電影最讓人沈痛之處,棠家人操弄權勢,院長躲不過預料中的失勢,辦案的警察逃不過情愛的攻勢。電影讓人看盡人的悲歡離合、命運無常,用類戲劇的手法,找來多位八點檔的演員詮釋機關算盡的故事,觀眾看得興味盎然,彷彿對於發生在真實生活的不公不義都可以一笑置之。老百姓當不了擺佈權勢的官夫人,倒是被訓練成冷漠自嘲,挨打了還可以繼續過活的傻子,如此有力道的故事無非是喚醒自以為在局外的局裡人。

 

血觀音001.jpg

 

 

 

 

三位一體

 

棠家女人看似各有盤算,性格迥異,但制服一穿上,怎麼看都是一家人。三個女人看似是兩代或者說三代的故事,卻可看做同一個人、不同階段的進化。棠夫人可說是最毒婦人心的代表,十幾歲的她恐怕像棠真一樣潔白無瑕,經歷了情慾的期待與落空,學習當個成熟世故的棋子--棠寧,然而當棋子沒有利用價值,仍在扮演乖女兒與好母親間徘徊,就注定了被捨棄的命運,如同棠夫人說的「狠過一回,才能看淡一些事」。

 

要說三個女人的進化史,最美的是文淇演出的棠真,在森林舞姿翩翩,懞懂探索自身的情慾,看似與棠家最格格不入的她,嘴裡呢喃寂寞,心裡蔓延嫉妒,還來不及享受友情與愛情,幼小的心靈便烙印傷痕,棠家的狠心基因啓動,平靜無波到隱忍暴發乃最驚人的演出。

 

吳可熙演出的棠寧總是抽著濃菸,沈迷於性、酒精與油畫,嚷嚷著睡不著,渴望母親正眼瞧她;表面大而化之,其實有太多的放不下與捨不得。一個需要被安慰的女兒,穿梭政治、誘惑警察,心靈比外表更疲倦。「活得像個人樣」除了是棠寧對自我的喊話,也是留給棠真最隱晦的親情絮語、對母親的嚴厲控訴。

 

惠英紅演出的棠夫人貫穿全場,八面玲瓏,山雨欲來風滿樓前舉辦晚宴,血案發生後還跟前跟後處理後事。面對特助的質問,她面不改色;接見民眾的陳情,她面容哀戚;遇上了渴望撫慰的女兒,仍展現笑裡藏刀的本事。說她手腕高明,大家點頭如搗蒜;說她當母親第一名,眾人只能搖頭嘆息。

 

血觀音002.jpg

 

 

 

無愛的未來

 

片尾字幕「世界上最可怕的不是眼前的刑罰,而是無愛的未來」,乃電影的最佳註解。「無愛」意味著把親情、愛情都放一邊,鋪好「無礙」的道路。「道高一尺,魔高一丈」,棠夫人成了玩弄政治的最大贏家,然而已經成魔的她,是磨了多少情感與眼淚才變成現在的絕情與沈著?一個人擅長什麼事、如何發揮長處,只是我們看得到的結果,真正的價值觀為何、有沒有往善良的地方前進,才是我們所在乎的。

 

手段與目的往往不在同一個頻道上,我們聽到一堆雜音,分不清該前進還是後退,驚訝於手段的毛骨悚然、心狠手辣,悲傷於過程的犧牲與埋葬純真,可是目的呢?成為一個沾滿鮮血的大壞人,眼中只剩錢與名的富婆究竟是為了什麼?人內在本質最深的、想保護的情感難道不存在,只剩自我的掌控與實現成就優雅的離場?棠夫人顯然忘了狠心是會遺傳的,已經老去的魔終究要被新一代的魔給反噬,而這基因將接續好幾代,繼續玩弄著我們這代人的人生。

(本文圖片來源:金馬影展官方網站)

 

 

》》延伸閱讀《攻敵必救》

 

 

 

喜歡我的文章嗎?

歡迎使用街口支付,

掃描以下條碼,

請我喝杯咖啡,

支持圓點點持續寫作喲!

 

我的收款QRCode 002.jpg

 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圓點點 的頭像
圓點點

圓點點的點線面

圓點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