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rren Aronofsky編導,Jennifer Lawrence, Javier Bardem主演的心理驚悚片詩人埋首寫作,妻子成日整修房子、打點一切,一日毫不相識的陌生夫妻來訪,詭異事件層出不窮,情況一發不可收拾,兩人的感情也備受考驗。

 

母親001.jpg

》》預告片

 

 

 

極限與挑戰

 

電影從開場就彌漫詭異的氛圍,詩人行蹤飄忽、寫作不順,妻子除了裝潢殘破不堪的房子,丈夫是她生活的重心,她用愛心與耐心來包容丈夫的要求,原本平靜的生活卻因陌生人闖入而陷入混亂。

 

從一個人、兩個人,挑戰妻子的容忍度,偶爾挑釁個幾句,質疑女主角怎麼沒生孩子,到後來一個家庭跑來吵鬧,好好的房子變成人家的戰場,這都還不打緊,即便丈夫把愛分給了外人,眼裡始終還有妻子,到後來成千上百的人群湧入,場面失控,丈夫變成神一般的存在,眾人搶著膜拜,不僅妻子的婚姻、家庭、畢生的心血(房子)毀於一旦,精神瀕臨崩潰,夫妻兩人對望的眼神也少了深情,多了無奈。

 

母親003.jpg

 

 

 

 

 

天上的星星

 

詩人讓妻子有生活的動力,表面上兩人相敬如賓,可是詩人脾氣古怪,也不常與妻子同床,橫看豎看都不像正常人。片子讓筆者想起一位藝人被求婚後說的話:「我不要天上的星星,我只要塵世的幸福。」每個人都希望自己的另一半功成名就、光鮮亮麗,可是作為妻子,有時簡直像個母親般寵溺著丈夫,為的不正是享受平凡的幸福?然而丈夫是天上的星星,妻子無法觸手可及,這樣的幸福豈不太遙遠?

 

母親004.jpg

 

 

 

 

瘋狂與動機

 

導演不走之前黑天鵝著重單一人物的心理變化,母親!用了許多大場面視覺上用「多」與「亂」來創造逃不出去的地獄,每個人的行為隨著劇情走向愈顯偏執,劇情甚至還融入聖經詩人是上帝,起先闖入的夫妻正是亞當與夏娃,而該隱殺了亞伯,犯下電影(人類)的第一件謀殺案。

 

該隱因為憤怒與嫉妒而殺了亞伯,這是推論,然而現代社會有太多事情無法從結果推論出原因、動機。人是不是有瘋狂之惡的因子,時間到了就會自動引爆,也不用太多動機或思考,只要一股勁來了,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,極端的迷惘、盲從,接著就是無止境的殺戮?

 

電影層層疊疊,挑戰觀眾的感官極限,詩人的信徒成了瘋狂的暴民,踐踏著搖搖欲墜的大宅,還死賴著不走,甚至想掠奪房子的物品,帶回去當紀念,行徑罄竹難書,到了電影尾聲著實讓筆者有些受不了,很想衝出戲院,畢竟人物沒有轉折的電影實在太可怕了,完全沒有讓觀眾有被救贖的感覺。

 

母親002.jpg

 

 

 

 

房子與母親

 

女主角與房子密不可分的存在,也象徵忍受血與淚的大地之母。每當女主角撫摸牆壁,彷彿聽見房子的心跳,那種寧靜、感受生活的呼吸與脈動,進而調出最適合的顏色粉刷牆壁,微小的喜悅與後面血染房屋、震耳欲聾的朝聖聲形成對比,單純的幸福是再多的忍與讓都無法換回的,延伸到人與環境的互動也是如此。人類對大自然予取予求,不給它休養生息的時間,大自然一旦反撲,人類也只是一陣驚嚇便故態復萌。

 

學不會的人類是大地之母的殺手,大地之母的形體可以消失,愛仍會延續,而上帝只是靜靜地看著人類不斷重蹈覆轍。

 

 

 

》》延伸閱讀《列車上的女孩》

 

 

 

喜歡我的文章嗎?

歡迎使用街口支付,

掃描以下條碼,

請我喝杯咖啡,

支持圓點點持續寫作喲!

 

我的收款QRCode 002.jpg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圓點點的點線面

圓點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