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arya Cohn編導,Emily VanCamp, Michael Nyqvist主演的劇情片。29歲的Alice在出版社擔任編輯助理,同時遭遇個人的寫作瓶頸,當主管要求Alice企劃作家Milan的“Waking Eyes”復刻版上市,她被迫回首15年前與Milan的過往。

 

被竊取的故事001.jpg

》》預告片

 

 

餐桌

 

電影裡Alice的父親不僅介紹她和Milan認識,也是呈現Alice親情缺口的要角。電影不時摻雜Alice與父親聚餐的戲,看出她父親人脈廣闊,打通電話就可以搞定作家的出版計劃,可是扮演父親一職顯然是失職的,每次看他試圖影響同桌人點某樣餐點,彰顯強烈的掌控慾,然而欠缺實質的情感關懷,相處起來是虛的。自認一出手便萬事OK的老爸,對Alice而言充滿壓力,不僅否定了她過去的努力,也讓她始終被當做小孩,這樣的父親對女兒的感情生活一無所知,更可怕的是即便知道了真相也不願相信。

 

被竊取的故事004.jpg

 

 

 

 

愛的傷痕

 

本片與最愛你的人是我處理相似的題材,一樣是過去的愛情傷害帶給女性的影響,用過去與現在交錯敘事的手法,對照青少年的純真與大人的世故,然而本片在女主角承受作家背叛,用四人在車內的一場戲來處理,裹著糖衣的》片更難堪,相對的《片處理性啓蒙這回事還是帶點美好的。

 

同樣過了15年,片的Una求的是情人給個說法,關於成年後的友情與愛情琢磨甚少,本片的Alice則秉持鴕鳥心態,不曾向給她傷害的Milan問個究竟,然而“Waking Eyes”彷彿是她情竇初開的呢喃紀錄,像噩夢般揮之不去還呈現在大眾眼前,破碎的她自此習慣用性來體會自己的存在,差點毀了友情與愛情。

 

療傷過程常常一個不小心就走向極端,以消毒來比喻是小時候用的雙氧水,看著一堆爆泡泡冒出,淚都在眼框打轉,然而隨著時代演進、觀念改變,現在改用生理食鹽水大量沖洗,愛情的療傷也是如此,不見得要侵蝕似的折磨自己,而是慢慢的稀釋,痛也漸漸縮小。

 

被竊取的故事002.jpg

 

 

 

100個原諒的理由

 

已經發生的事,無法挽回,可是它可以當作借鏡,提醒我們避免重蹈覆轍,Alice當然可以有100個恨Milan的理由,但她用錯誤的方式生活,自己也不是個好情人,可喜的是她不像Milan戴著面具過活,當她與男友失和,她選擇用部落格照片加文字紀錄100個想被原諒的理由,是反省也是拿出復合誠意的妙招。原來Alice不是不會寫作,而是缺乏把生活細節化為文字的動力。那些純真時代顛覆你啃食你的烈愛傷痕,還來不及拒絕就侵入,然而成熟時期相對很有選擇,不僅僅是要或不要那麼簡單,而是失去過、挽回過,所以才懂珍惜。

 

人生很難追求心靈與外表的一致,不論是成熟的小孩還是幼稚的大人,人往往在當下無法確認愛情,有人把習慣當作愛情,有人是以愛為名來竊取某種生活的滋味,也有人把感情冰凍封存,直到解凍的那刻才知愛情存在過,不論是哪種情況,都只是生命畫布的底色,真正揮灑的時刻只有等到你準備好了才開始。

 

被竊取的故事003.jpg

 

 

 

》》延伸閱讀《最愛你的人是我》

 

 

 

喜歡我的文章嗎?

歡迎使用街口支付,

掃描以下條碼,

請我喝杯咖啡,

支持圓點點持續寫作喲!

 

我的收款QRCode 002.jpg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圓點點 的頭像
圓點點

圓點點的點線面

圓點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